6up官网【真.博】

从设计到结构设计管理——写给考虑去地产的从

时间:2021-04-30 07:00

  从设计院跳槽到地产公司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斟酌间,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从一位设计师到结构设计管理者,其间要经历多少成长,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的增长和内心的力量?为了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百转千回。

  对地产公司未知的期待和茫然,对职业生涯的转型无比惆怅,当设计师们更迫切地想要了解地产公司,激情澎湃地向往着地产设计管理的潇洒,该不该迈出这一步,怎么走何时走都变得扑朔迷离。对于设计师而言,跳槽或转型在现实面前总显得进退两难,也许下面这位设计师朝露的亲身经历,可以给各位还在犹豫、观望的朋友一些新的方向,揭开地产公司、结构设计管理的神秘面纱,找到你心中的答案,关于职业、人生和梦想……”

  网上有许多在设计院工作的朋友,对于去地产公司这件事情非常有兴趣,非常想了解;也有朋友问笔者是为何去了地产公司。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朝露试着从自己的亲身经历的角度,把自己的走过的这一小段路程记录下来与各位分享,希望能有参考价值。

  为什么偏偏是第七年?好像其实没有特别的依据,只是朝露在第七年的时候,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在工作上,技术积累到达一定程度,注册也勉强拿了下来,对于一般的结构设计工作而言,算得上可以独当一面了。

  这个时候和很多的同行的想法一样,来到了人生的一个路口:一方面,单位领导安排我以第一负责人身份带团队,做项目,挑大梁;另外一方面,面对外面花花世界的吸引,难免没有想法,跃跃欲试。

  当时走了一条很稳妥的路,先自己挂章做了一年工程,试一试自己说了算的感觉,蹭一点经验,再做决定不迟。

  第一,朝露意识到,受限于单位项目的质量,自己很难在技术上有实质性提高的机会,只剩下赚重复劳动的钱,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10年后的样子,好像特别无趣。这一点至今我也觉得自己是判断正确的。

  第二,以第一负责人带小团队做项目,确实感到了空前的压力,朝露不是惧怕自己能力不够,而是比较憷当时单位的技术管控流程:1、自己是特别小心的人,但自己团队中的小朋友们的出手质量,是需要严格校核、审核才行,但感觉到当时的这个管理系统没有提供有力的支持;2、作为龙头的建筑老大,迫于市场压力,迎合甲方需求经常反复,这可苦了结构兄弟,确实折腾得让人身心憔悴,但也无力改变。这个判断至今也觉得在理。

  第三,这一点也是非常实际的,广大结构设计从业者都深受煎熬的问题,加班时间太多,随着孩子的一天天长大,这个矛盾会变得很尖锐。朝露老婆(彩虹)一次带小朋友去公园玩,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而我必须加班出图,于是小朋友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在公园的泥地上面用木棍挑土无趣的玩耍;听到老婆说这个事情,朝露的心真的非常疼。这是朝露毅然告别设计的最大原因,永远也不后悔,也告诫同行,如果你正在面对这样的困难,请选择让自己有更多时间陪孩子的路,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千万不要本末倒置了。

  这个决定也有可惜的一面。如前面的文章所说,朝露当时的认知是没有提高的。就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从自己单干,到带一个小团队,当个小头目,这是一个锻炼管理能力的绝好机会,但我把这个事情看成了一种负担:又要管理人分配任务,又要技术把关,又要画图,但收入好像并没有对应的明显提高。这个点是离开设计院最大的舍弃:因为一个人的职业生涯的成长,必须要经历熟悉管理的过程,哪怕只带一个人,都是和自己在最底层岗位单打独斗有着本质的不同;而在当时的情况下离开设计院,失去这次本来到手的管理机会,再到地产时,又得从基层单打独斗的做起,迫使朝露又用了几年时间,现在才勉强重新回到管理角色,这不得不说,绕了很大很大的一个圈。

  首先结构专业自身的特点是对经验积累要求较高,不像建筑,要求创造力比较强,可以天马行空的发挥;结构没有一定的工作年限,是无法有说服力的。而第七年的时候,正常情况下,基本能完成一般的技术积累,若是能考出注册,心理更有底。直到这个时候,才有那么一点点选择的本钱。

  其次,第七年时,身体状况不再适应长时间高强度的加班,随着家庭生活迎来变化,也对自己的时间分配有了刚性的需求,这时我们必须做出变化。不管是走管理路线,还是去地产,还是去其他领域,我们的初衷或者更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在能保持持续的积累和一定收入水平上,适当减少工作时间,有更多的私人时间。

  第七年,何去何从,关键就是看哪条道路能满足此刻的个人生活诉求,简而言之,就是是否能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