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官网【真.博】

6up刘德斌国际关系史第2版课后题答案

时间:2020-11-28 20:48

  答:部落是指产生于新石器时代,在低密度的人口环境下基于亲属关系而形成的一种互助与互惠的社会团体。其依据血缘关系的远近划定彼此之间的距离,部落中物品的交换均按照血缘关系的纽带流动,部落中的礼物交换遵循互惠的原则,由此而产生的部落社会秩序也被认为是基于“礼物”而建立起的社会秩序。

  答:苏美尔是指位于两河流域的第一个被承认的城邦体系,其大约由14个城邦组成,并且存在了将近1000年之久。苏美尔城邦体系中的城邦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城区中有城墙环绕的王宫、神庙,城墙之外的郊区包括耕地、牧场等,以及最外围的港口、码头和贸易市场。

  答:伯罗奔尼撒战争是指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两大同盟体系之间围绕陆权与海权的竞逐所引发的两次系列战争,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以双方均没有遭受太大的损失而告终,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以在斯巴达陆军与波斯海军的夹击之下,雅典投降为结局而告终。伯罗奔尼撒战争最终使希腊城邦成为输家,希腊城邦体系的整体感荡然无存,城邦之间攻伐不断,同盟不断变幻,波斯时而支持斯巴达,时而拉拢雅典,最终的结果是希腊城邦成为帝国的附庸。战争消耗了希腊城邦的能量,斯巴达的陆权与雅典的海权双双衰落。

  答:提洛同盟,又称“雅典海上同盟”,是指雅典于公元前478年组织希腊、爱琴诸岛和小亚细亚的一些城邦形成的军事同盟。因为同盟的金库设在提洛岛,所以叫做提洛同盟。其成立的目的原是为继续对付波斯联合作战,后来逐渐发展成为雅典称霸的工具,公元前404年,由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败,雅典被迫解散提洛同盟。6up,它的建立和发展给整个希腊世界带来了巨大影响,尤其是对雅典民主政治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些积极作用具体表现在经济、军事、政治等方面。它们成为雅典民主政治发展的活跃因素,这一时期提洛同盟的存在和发展加快了雅典民主政治的进程。

  答:农业革命,又称或新石器革命,是指大约发生在新石器时代,人类由对于野生植物的采集逐渐演变发展为有意识的栽种,培育并逐步到半定居等待收获的农耕生活方式。自此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农业、畜牧业,由于农业的产生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影响巨大的生产方式转变,所以这场革命被称为农业革命。农业和畜牧业的发生标志着人类对自然界认识的一个飞跃,标志着人类在生活资料的生产方面,从较多地依靠、适应自然转为利用、改造自然。农业畜牧业的全部生产活动要求人类更多地认识、改造自然界,利用自然资源为人类的经济服务。在农业生产的基础上,人们开始对日月星辰的活动、对水土的特点、气候现象进行观察,积累经验,从而产生初步的天文地理和数学知识,把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1)必要的血缘关系联系以及基于血缘关系的互惠原则指导下的物品交换和流动是部落有序的秩序建立的前提和基础。

  (2)来自于外部环境的压力以及部落成员拥有的共同意识是部落组织不断发展的动力来源,由于部落占据一个相对固定的区域,外部威胁增多,战争的压力使具有共同血缘纽带和身份的氏族联合起来,共同的身份观念是部落建立的最重要的原因,祖先崇拜使亲属关系成为一种制度。

  (3)部落的正常运转必须依靠部落首领以其拥有的威望与声誉形成的权威来进行,不管是各种事务的协调,还是部落中分配与交换的进行,都必须依靠这种权威来进行,并且其也决定了部落本身向心力的大小。

  (1)游牧部落的入侵是其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随着新迁入两河流域的游牧民族对于苏美尔的冲击,并且由于农耕文化带来的倾向于和平与平均主义的思想与游牧部落保持着暴力习性而形成了鲜明的军事实力落差,这种差别使游牧人群和农耕人群发生军事冲突时占有明显的优势,公元前2193年,阿卡德王国被游牧部落毁灭,苏美尔城邦体系便趋于结束。

  (2)自然环境的变化也是导致其衰落的又一个重要原因,由于发达的灌溉农业蓬勃发展,积聚在地表的盐分越来越多,导致很多耕地和城市被废弃,土壤盐碱化越来越严重,生存生产环境愈加减少,自然环境的变化促使两河流域的权力与财富中心向北移动,最终苏美尔城邦衰落了。

  (1)随着历史的发展与演变,城邦逐渐开始向帝国转变,城邦向帝国的转型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这种转变主要分为两种形态,一种是以希腊城邦为代表,被帝国征服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另一种是以罗马帝国为代表,通过不断扩张和发展逐步发展成为帝国。

  (2)但是城邦与帝国在相当一段历史时期内是并存的,由于帝国形成的早期阶段统治的松散,被征服的城邦地区还保持着原有的政治形式,酋长、祭司、城邦贵族在帝国依然是掌权者,但是城邦只能成为帝国的组成部分,而不能再成为城邦体系。

  (3)随着帝国对城邦体系的冲击加重,城邦逐渐开始融入帝国的统治秩序。以波斯帝国为例,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后,波斯帝国插手希腊城邦政治,挑起城邦内部纷争。在帝国的夹缝之中,希腊城邦体系慢慢融入帝国之中。

  (1)城邦时代贸易网络的建立首先依赖于地区商业的发展,随着水陆交通网络的改善、通用语、货币、汇票等工具的出现,商业的发展获得了有力的支撑,到了城邦时代,地区性的商业网络逐渐建立起来,为贸易网络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2)贸易网络的建立必须超越政治组织的边界,对于这种边界的超越势必要开发和利用贸易通道,控制贸易通道或者港口就成为城邦之间竞争的重要内容,并且各城邦对于其的不断控制也加快了贸易线)交通与运输体系的建立也是推动城邦贸易网络发展的重要基础之一,城邦时代交通工具和道路体系的完善以及军事技术在和平时期民用化的用途,并且由于城邦时代水路运输的特点,大量的运河和海运也筑起了一道水域交通与运输系统,使得城邦时代贸易网络迅速发展。

  (4)随着黄金作为一般等价物以及其他货币的流通使用,城邦时代贸易网络的货物跨界流通成为了可能,并且黄金等一般等价物的出现也促进了贸易网络进一步的发展。

  (1)希腊城邦体系下城邦众多,自身城邦秩序的建立目的和运行规则各不相同,希腊城邦中的佼佼者当属斯巴达与雅典,而城邦体系的兴衰与两大城邦的博弈息息相关,其他城邦政治秩序和安全的维护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中成员雅典和斯巴达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2)希腊城邦已经构建起了比较成熟的国际体系,比如每个城邦都保持独立性,同时城邦形成了比较统一的文化与宗教认同,基本瓦解了王权的统治,6up其试图建立的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治理模式。

  (3)希腊城邦的政治结构基本可以分为三部分:行政积极、议事会和公民大会,在不同的城邦中,三部分的权力和影响有所不同,但大体保持了权力的分立与制衡、更重要的是,希腊城邦的政治参与是开放性的,公民意识得以形成。

  (4)希腊城邦体系发展受制于内在的悖论:即城邦的规模不能太大,否则直接民主的制度设计就难以运转,所以,城邦只能采取殖民的方式在异地自我复制。城邦的公民权与自治意识难以与领土性帝国兼容,希腊世界虽然建立了多个联盟,但是最终都没有融合为一个巨型国家。而此时希腊世界周边则崛起了波斯、马其顿、罗马等帝国,希腊城邦的命运也随着这些帝国的兴衰而起伏不定。